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文明仙师 > 正文 第十章剑修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跟随着王捕快走出了衙门,苏白开始为了活着而用心办案了。

    为此,他在衙门文房之中,翻看了许多书籍,用心的去了解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大荒帝在三百多年前,一统九州,慑服了道、佛、儒、武,镇杀九州妖魔,驱赶至九州之外。

    九州太平三百年,大荒帝居功至伟。

    而在永安县,县令便是最大的官员,下分文武。

    文称之为文房,统筹卷宗书籍以及户籍等等。

    武便是耳熟能详的捕房了。

    “苏公子,不知道今日从哪查起?”

    刚走出衙门,王捕头便张口询问了起来,脚步却并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苏白闻言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先找到赵茂的那个随从吧!我觉得他身上或许能了解一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为了洗清罪名,他可是思考了许久,列出了几个方向,此时自然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想了想,苏白又开口道:“王捕头在永安县当值有十多年了,不知可否说一下赵家!”

    经过昨日的了解,苏白自然知道了王捕头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“赵家?”王捕头裂了咧嘴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赵家是工匠起家,早些年还不如我们这些捕快,只是赵家老爷懂得经营,拉拢了不少工匠,如今成为了县城为数不多的富户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捕快指了指脚下,道:“看到这地砖没有,就是赵家所制,石头都是从北山上开凿出来的,真是个无本买卖!”

    苏白听出了王捕头话里的酸味,想想也是,开凿山石,只要有工具、有力气、可不是无本买卖么?

    而且这个时代工匠地位不算太高,只比一些平民好些,工钱自然也不会太高,只能算是个温饱的手艺。

    苏白一边走,一边低头看向脚下的地砖,并不大,只有四十公分左右,方形,其上还有一些模糊的纹路,平整的铺在大街的街道之上。

    “包子嘞,刚出锅的包子,馅多个大,一文钱两个!”

    “冰糖葫芦,又甜又好吃的冰糖葫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转过街角,耳边便传来一阵阵的吆喝声,人来人往,不时还有一辆辆马车经过,甚是热闹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要想找到赵茂的随从,该去哪找?”

    苏白扫了一眼大街上的热闹,并没有太多好奇,这种场面前世电视电影中见过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得问赵老爷的仆人了!”

    王捕快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昨日那仆人不是说是被赵老爷赶走了么?不过,我想就算是苏公子去问,他也不会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苏白了然的点了点头,赵老爷恨他恨的要死,就算是说,估计也会误导他。

    让他在期限内无法查出东西,看着他被砍头。

    看到苏白明白,王捕快接着说道:“不过,赵老爷不说,或许可以去问赵家大公子赵庆,赵家的一些事情,都是他再管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问不出太多的东西,至少也能知道那随从的身份!”

    王捕头的话,苏白自然明白,那些随从都是定下契约,成为赵家之人。

    而一些有武艺在身,又自愿当随从之人,底子怕是不怎么清白,旁人自然不会知道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那今日我们便去拜访一下赵家大公子,希望不会被打出来!”

    苏白开了个玩笑,其实心里更加没底。

    赵茂的死虽然对赵庆有利,但赵庆什么态度,没人能拿捏的准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们得先问问赵庆在不在城内!”

    说着,王捕头当先而行,直至走到一个人形雕塑的地方,看到忙碌的几个身影,这才说道:“那几个替换地砖的工匠,应该知道赵庆的所在!”

    苏白闻言,抬头看了过去,只见两个身影在搬挪着方形的地砖,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一旁指挥。

    不过,苏白的目光都被那个两人多高的人形雕塑吸引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青年的模样,一手提剑,斜指地面,一手背负在身后,举目眺望状,仿佛在俯视整个天下,自有一股傲然耸立的气势。

    王捕头说完,转头看向凝望的苏白,解释道:“那是大荒帝的雕塑,传闻三百年前,曾在此镇妖,所以立下雕塑,供人参拜!”

    说着,王捕头还神情肃穆的拜了拜。

    苏白有样学样,同样拜了拜,这才开口道:“走吧!我们过去询问一番!”

    说着,苏白便踏步向着荒帝雕塑走去,只是没走两步,便停下了,目光被不远处一位白衣男子吸引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,衣衫雪白,衣摆飘扬,如一株雪莲,傲立在闹市之中,分外显眼,四周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此人身上。

    而且青年手中还提着一柄带鞘的长剑,气质清冷。

    看到青年的模样,苏白瞬间想起了前世西门吹雪的样貌,竟然出奇的像似。

    青年模样俊俏,傲世独立,四周虽有远看的少女,但却无一人敢上前搭讪。

    似乎这个拿剑的青年,真如天山雪莲一样娇贵,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。

    “唔?没我帅!”

    苏白无语的吐槽,但是青年的身上的气质,却与苏白相隔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一个是温和儒雅的书生,一个是清冷如雪的剑客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要想气质好,表情必须叼啊!”

    苏白转头,不在观看,刚要抬脚,却听一旁的王捕快惊讶的说道:“这不是金道长的徒弟莫修士么?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金道长的徒弟?”

    苏白想起了苏家村外见过的老道,似乎有些神奇的法术。

    金道长隶属刚建立不到三年的司天监。

    根据记载,司天监分为两个衙门口,一道一佛,直属大荒帝,奉命监察天下。

    苏白还想着,若是有机会去找金老道学点法术,以求自保。

    只可惜,自从回到城内,苏白就再也没见到过金老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金道长唯一的徒弟,不过他并没有修习金道长的道法,反而更钟情于剑道!”

    王捕快脸上流露出些许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却就在这时,那身穿白衣,手拿长剑,面色清冷的莫修士,一步步向着苏白走来。

    在苏白眼中,仿佛看到一道锋芒,一点点的靠近,给人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甚至苏白都觉得,这个走来的莫修士,会不会突然拔剑,一剑刺死他。

    然而,莫修士仿若并没有察觉到四周的目光,目不斜视,直到走到苏白身边站定,才清冷的开口道:“在下莫冷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