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文明仙师 > 正文 第十一章妖气!
    “在下莫冷,奉师命前来保护先生办案!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清冷,但并不傲慢,还有着一丝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若是退下那一身白衣,亦或是脸上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,带些许微笑,绝对会让无数少女为止追捧。

    苏白有些疑惑,自己和金老道并没有太多的交情,甚至都没有说过几句语,金老道为何会派出他唯一的徒弟,来帮助自己?

    一旁的王捕快面色却是一僵,继而圆滑的笑了起来,似乎还有些讨好,道:“若是有莫修士保护,那我们办案可就万无一失了!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苏白连忙拱手抱拳,说完有些意外的扫了一眼王捕快,他能感觉到,王捕快一开始对于办案并没有那么上心。

    也只有苏白询问时,王捕快才说出一些回答,但这会,王捕快似乎热情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嗯!”莫冷点了点头,似乎是不善言语,站于苏白身后,便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苏公子,你在这稍后,我去帮你问问!”

    王捕快这会连忙开口,一路小跑到那雕像旁边,对着老者便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,王捕快便回转,对着苏白说道:“苏公子,过几天就是永安节,这城内的一些碎裂的地砖,都要更换,所以赵家大公子赵庆,一直都在北山石场监工。”

    “永安节!”

    苏白想到了昨日看到的史书,三百年前,大荒帝横推天下,曾路过这个县城,镇压了一只祸乱此地的妖王,并赐名此县城为永安县。

    因此被无数百姓铭记,并把那一天称之为永安节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八月二十三日,离永安节还有七天!到时候附近的村民,都会进城参拜大荒帝,时间紧迫,赵庆在石场监工,倒没有意外!”

    王捕快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苏白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那我们便去北山石场,见见赵庆吧!”

    说着便当先而行,向着北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永安县虽然不大,但亦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,因为北面有山,是以大多的村子,都在其他三个方向,北城门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出了北城门,苏白便看到了远处一座石山,异常清晰,距离应该不远。

    只是当苏白走了一个时辰之后,再抬头看向石山,面色就有些苍白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么远,仿佛这一个时辰,并没有走出太远距离。

    而且此刻苏白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沉重,太阳也高高挂在天空,炽热的阳光,让人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反观身旁的莫冷与王捕快,此刻却是脸不红气不喘,甚至连汗水都没有一滴,这让苏白异常羡慕。

    仿佛看到了苏白的模样,王捕快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树林说道:“苏先生、莫修士,不如在前面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苏白闻言精神一震,连忙说道:“那就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他有些忍不住了,这具身体太虚了,按照这个速度,一个时辰走的应该有二三十里。

    后面的路程至少还有一个二三十里,而且越靠近北山,路程越不好走。

    “等到案子查清,我也要学些武艺!”

    坐在树荫下,苏白忍不住感叹,他能感觉到,若是让莫冷或者王捕快全力行走,估计早就到了北山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苏白抬头看向莫冷,说道:“莫修士,你是金道长的弟子,应该是剑仙吧?”

    金老道修道,作为金老道唯一的徒弟,修行的应该就是道门功法,剑道!

    与佛门有武僧一样,都是护道之法。

    莫冷闻言对着苏白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能够御剑飞行?”

    苏白期翼的询问,若是能够御剑飞行,那就不用那么劳累了。

    想到御剑飞行,苏白心里又是一阵羡慕,这可是亿万少年梦啊!

    “御剑飞行只有真人境的剑修才能做到!”

    莫冷开口,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,若是在少一分烟火气,莫冷的模样,说是仙人也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真人境?”苏白一愣,对于武、道,他并不怎么了解,昨日文房之中虽然也有介绍,但苏白只顾着查资料,想要洗脱罪名,并没有细看。

    “莫修士现在是什么境界?修行一共又有几个境界?”

    苏白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阵震颤之音从莫冷手中响起,苏白便看到莫冷手中剑鞘之内的长剑,在不断的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,那柄剑是一个活物,只是被束缚在剑鞘之中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莫冷开口,身体转身,看向树林深处。

    下一刻,便是一阵脚步声响起,十几道身穿布衣,身形壮硕的人影出现在三人眼中。

    还未靠近,便有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弥漫。

    “这是杀气?那么这些人都是强盗?”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兵器,其上似乎还有暗红色的血迹,苏白感觉到浑身汗毛竖立,鸡皮疙瘩耸立,连忙起身,走到莫冷身后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捕快脸色也是一变,手中握住了朴刀的刀柄,微微抖动,色厉内荏的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其实王捕快早就看出来了,这些人身上散发着冷厉的气息,显然不是经常杀人越货,就是流窜的强盗。

    若不是身边有一个莫修士在,说不定此刻的王捕快早就拔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太多,足足有十三个人,他一个小小的捕快,怎么可能是对手。

    而更让王捕快拿捏不准的是,这才刚出城不过二三十里,怎么会有强盗在此?

    而且这条道路,应该是赵家工匠经常行走的道路,没听说有强盗在此盘踞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那十三个人身后传来一阵大笑声,紧接着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:“我们是什么人?你难道看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随着笑声,一位更加壮硕的身影从人群后方走出,出现在三人眼中,其脸上有着一道斜着的刀疤,差一点就把整张脸分成两半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身形太强壮了,手臂都有苏白的大腿那么粗,一身粗布衣衫被肌肉高高撑起,加上那根根挺立,如同倒刺一般的胡须,显得分外狂野。

    “大胆!截杀捕快,这可是死罪!”

    王捕快身形同样往莫冷身边靠了靠,见到莫冷依然清冷的面容,突然声气十足的喝道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苏白,则是分外庆幸,还要有一个剑修在身旁,若是没有莫冷,那可真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由得对那位金老道有了些许感激。

    刀疤壮汉不屑一笑,转头看向苏白,瞳孔微微一闪,哈哈笑道:“这个书生长得可真够漂亮的,若是打扮打扮,应该能卖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为难你们,留下那个书生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苏白闻言,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强抢美男子了?

    自己竟然还有成为祸水的一天?这可真够抬举的!

    不过,苏白想的更多,似乎这群强盗,就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赵老爷?”

    苏白想起恨自己恨的要死的赵老爷,心里暗骂,这是看到衙门不办,自己花钱请人动手了。

    看着几人身形未动,刀疤壮汉再次大笑起来:“看来你们都不想活了,我便成全你们,动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刀疤壮汉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气势,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向着四周蔓延,下一刻便向着三人扑来。

    如同猛虎扑食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一直未有言语,神情清冷的莫冷,突然语气慎重,极其干脆的说道:

    “是妖气!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