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御兽诸天 >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洞玄龙虎 双修秘术
    秦风将目光投入到玉简上,待他看清这门功法的名字后,拿着玉简的那只手忍不住就是一哆嗦,险些将玉简都给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一脸见鬼似的将神识来回扫视了几遍,确定自己没有中了别人的幻术看花眼睛,顿时忍不住有些牙疼!

    龟灵师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怎么送了本双修大法给他?

    没错,这枚玉简上清清楚楚的漂浮着《洞玄龙虎双修秘术三十六式》这几个大字,每一个字体还都散发着幽幽的灵光,好似唯恐他看不到一样。

    秦风毕竟是御兽宗的真传,眼界见识可不是开玩笑的,虽然没有刻意寻找过双修功法,但也曾经见过一些。

    无论是宗门的藏经殿中,还是在老家主的私人书库当中,他都见过不少双修法门,虽然他只是出于好奇看过几眼,还对那些惟妙惟肖的插图发出过几句感慨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以前因为一心修行,没有想过找道侣的事情,所以并没有深入研究过双修秘籍。

    龟灵老祖应该知道他的向道之心才对,怎么现在居然给了他一门双修大法?

    而且还是通过李妙真之手给他!

    这,到底是何意?

    莫非,老祖是想……

    秦风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了李妙真。

    结果,却是看到了一张肉嘟嘟的胖脸,更关键的是这还是一张男人的脸庞,顿时把他膈应的不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李妙真的变化之术颇为精妙,不仅完美的变化出了那个炼气境剑修的外貌,就连脸上一些细节也没放过,譬如那一脸油光锃亮的小麻子就清晰的呈现在秦风的眼中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李妙真现在还凑到了秦风近前,近距离望着这张胖脸,顿时就打消了他心中一切绮念!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功法,居然还不传给我?”

    李妙真一副气哼哼的样子,浑然没有注意到半边身子已经靠到了秦风的身上:“快让我看看,哼,龟灵师祖居然小瞧我的天赋资质,我非要将这门功法神通炼成不可!”

    眼看李妙真就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眼中闪烁着灵光,就要将神识探入玉简,秦风顿时吓了一跳,连忙手掌一翻,将玉简藏入衣袖当中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将这门功法给李妙真看,不然李妙真会不会尴尬他不知道,但是他肯定会尴尬!

    毕竟将一门类似于小皇书的东西分享给师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以李妙真的性子,说不定还有可能会跟他讨论一下里面那些插图是否合理,这让自认为还算是个正人君子的秦风情何以堪!

    李妙真见他如此,顿时有些不解:“藏起来作甚,我又不是外人,给我看看怕什么,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说着,将手深入秦风衣袖当中试图取出玉简观看一番。

    秦风将手一缩,结果越不给她看,李妙真心里就愈发好奇,将手伸的更长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,突然一声怒喝响彻在两人耳中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就见那位紫府剑修正满脸怒意的盯着他们,尤其是看着他们几乎纠缠在一起的身体,更是怒不可遏!

    没想到自家宗门竟然会出了这样的弟子,更关键的是两人竟然如此不知检点,众目睽睽之下不知道收敛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当众亲亲我我,简直将宗门的脸面都丢尽了!

    哼,也不知道是谁的门下,竟然让这样的弟子加入远征大军当中,这不是给宗门抹黑,让人嘲笑吗?

    果然,远处越来越多的修士经人提醒纷纷将目光投射过来,脸上大都带着戏谑神色。

    毕竟这么有勇气在大庭广众下,在这么多宗门修士面前,他们两个大男人还敢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亲亲我我,这等向外界宣示两人在一起的决心可不是一般人能做下的!

    不过相较于其余各派看热闹的心思,跟秦风他们一起来的这些剑修可就不一样了,一个个感到脸色发红,羞愧不已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两位师弟竟然会如此大胆,这下子宗门可算是露了大脸了!

    原本若是有露脸的机会宗门绝对不会放过,但这次的露脸方式实在让他们感到难堪,不要也罢!

    秦风两人听到紫府剑修的呵斥声才反应过来此时的动作有些不雅,抬头一看被这么多人像看戏似的盯着不放,再一看几乎挂在身上的胖子,秦风不由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“还不站好,这般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紫府剑修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,只是广场上道行修为比他高的多的是,他有些不太好在这里摆架子,所以才一再压制心中怒火,只想着等安顿好了以后再如何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“哦,是是是,长老勿怪,其实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秦风连忙将李妙真拉开,趁机将玉简收起。

    不然若是被人看到他们在研究双修秘术,还不定又要引起多少误会呢!

    相对来说李妙真倒是落落大方,丝毫没受影响。

    她心性纯粹,原本就对男女之事没有在意过,现在道心受到某些方面的影响,更加不会将这么点小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所以她落落大方的站好了身形,整理了一下身上衣袍,还将好奇的目光望向四周众人。

    但这方作为落在旁人眼中就好像她在宣示主权一般,再配上一旁秦风红着脸低头羞愧的模样,顿时让更多人看的起哄,纷纷为李妙真如此爷们的行径表示钦佩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不少女修在为秦风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毕竟秦风现在装扮的模样乃是一个俊俏少年,唇红齿白,眼神纯净,如此可人的少年郎竟然被这么个死胖子给拿下了,如何不让那些女子感到可惜。

    尤其是不远处一个全部都是女修的宗门,此派跟南域百花宫类似,但行事作风更加大胆。

    一些道行较深年龄不小的女修更是直接出言调戏秦风:“小弟弟莫要跟那个糙男人了,还是快来姐姐们这边,姐姐比他一个大男人更会疼人!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这是一个小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有女子笑道:“他虽然生着一副男儿身,但却长了一颗女儿心,你们可不能把他当成男人来看,应该把他当成我们的姐妹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着那些女人嘻嘻哈哈的调笑,顿时整个广场上都洋溢起了一片欢乐的笑声。

    李妙真狠狠的瞪了那些女修一眼,一把揽过秦风的肩头:“哼,就凭你们也配得上我师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那位紫府长老衣以袖掩面,已经无力再去呵斥他们了,悄悄看了看李妙真变成的小胖子揽着秦风的模样,最终还是转过身去,来了个眼不见为净!

    不然他都担心自己会不会道心不稳,被气到走火入魔的话可就不好了!

    只不过,他还是暗中传音向队伍中的几个金丹修士说道:“你们去查一查,看这两个家伙是谁人门下,赶紧让他们师父出面管管,休得再如此放任他们胡闹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金丹修士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,轻声传音道:“师尊,那是我前段时间刚收下的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您忘了,当时还向您报备来着,只不过因为他们修为浅薄,没入内门,所以还没带他们去您洞府拜见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紫府剑修闻言险些一口老血喷出:“你说他们是你的弟子,我的徒孙?”

    等那金丹修士满脸尴尬的点了点头后,顿时忍不住暴怒:“混账东西,也不提前考察一下心性,什么人你都往门下收?

    逐出师门,你给我把他们逐出师门,不然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师尊息怒!”

    那金丹修士连忙说道:“这两个弟子天资聪颖,根骨不凡,对于宗门传承的剑道更是领悟颇深,而且背后还都有家族势力撑腰,弟子当初也是花了好大一番心血才将他们收入门下,若是现在就将他们逐出师门,只怕他们家族那边有些不好交代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交代的,难道他们还是顶级世家出身的弟子不成?”

    “……师尊法眼如炬,虽不是顶级世家,但也算出身不凡!”

    那金丹修士回头看了一眼昂首挺胸脸上没有半分羞愧的李妙真一眼,悄悄说道:“那小胖子乃是赤州龙家嫡传,旁边那个是小寒山杨氏血脉。

    当初若非因为机缘巧合被我救了一命,再加上他们心慕剑道,这才拜入我的门下,否则以他们的出身,即便去了大宗门也不愁无人照应!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看来,这两人选择拜入我门下或许另有缘由,他们……唉……弟子也没想到,他们竟然有断袖之癖!”

    紫府剑修抽了抽嘴角,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徒弟的意思,这个徒弟终究根基浅薄了点,想要跟那两个家族拉上些关系,或许对他以后修行有利。

    所以他最终还是选择沉默下来,不过还是决定回头好好叮嘱一番,最起码让他们收敛一些,以后不能在大庭广众下再做出这样的惊人举动,实在有辱门风!